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博信息 > 辽博快讯

【古代辽宁】一枚掷向新石器时代的标枪头



       被誉为“现代科幻电影技术的里程碑”、上映于1968年的《2001太空漫游》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远古人类狠狠地扔出去一块骨头,这块骨头在极速飞行过程中变成了一艘宇宙飞船。短短的一瞬间,就浓缩了人类以百万年为单位的进化历程。


       我们通常谈论到的人类进化的里程碑,无外乎直立行走、使用火、使用工具等,但是也有研究者认为忽略了一些细节对进化的帮助。比如投掷石块这一行为让我们在成为人类的道路上更进了一步。至少用石头准确地命中目标通常被认为是神经桥的进化突破,尤其是语言方面。

       可能有人会说,《动物世界》里的猩猩一样会扔石头。好吧,那从先人手中飞出的是制作过的标枪呢?

在海城小孤山就发现一枚距今约两万至四万年的标枪头,这在中国旧石器时代遗址中从未被发现过。同时还发现了小孤山人专门用来捕鱼的鱼叉(鱼镖)。也许自从学会了使用投掷武器后,小身板的人类就没什么猛兽是不敢吃的了。

       还有一种说法是,小孤山人等这些东北的原住民,后来一直跋山涉水远走美洲。

       能够支持他们走出那么远的,是因为生存手段已经进化到可以保证自己吃饱穿暖了,小孤山遗址出土的石器时代文物就是最好的证明。


仙人洞里藏着先人

       按照考古学的命名原则,遗址是以首次发现的典型遗址的小地名来命名。小孤山人得名于遗址旁的海城小孤山村。不过呢,小孤山人其实不住在小孤山上,而是住在对面的青云山上。

       这青云山以前在当地可是很有名气的,那一片儿不仅有“药王庙”“娘娘庙”,还有“四亲宫”。这四亲宫从乾隆年间开始就大修了四次。每年的阴历四月十八曾是大庙会,人山人海,盛极一时。

       而这只不过是因为“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一切熙攘源于青云山南麓的“仙人洞”。据地方史料记载,仙人洞口曾有楹联,上联曰,“聚仙洞水帘洞仙人洞修真在洞”。

       不过在《岫岩县志》上说,这洞黑暗无底,洞里时常恶风激荡,如天降霹雳一般,人就再也不敢进去了,而且一到风声响起,就有比平常大一倍的蝙蝠汇聚。

       对自然不可知之力的敬畏也使得这仙人洞香火鼎盛。不过这一切在某个特殊时期烟消云散了,只剩下洞门上方的“王洞”二字,据称可以追溯到大明朝的万历年间。

       1975年海城大地震,天地之力掀开了岁月的沉积,一块远古动物化石落到了地质专家的手里。经过考古人员的不懈努力,生活在大约两万到四万年前的小孤山人被发现。他们所居住的洞穴宽4.9米,纵深22.5米,制造的石器多达二万件。

       专家们普遍认为小孤山人的石器与极具旧石器时代晚期代表性的山顶洞人的石器有很多相同之处,骨制品在器形和制造方法上也与其基本一样。研究者们认为两者之间应该有着密切联系。山顶洞人是什么年代的呢?教科书上写的是距今3万年。这样看来,上限是四万年的小孤山人和山顶洞人之间,说不准是谁影响了谁。

       小孤山人的一些石器,比如石斧、石球等又有着欧洲旧石器时代的元素。使用的鱼叉更是与大约三万到三万五千年前的法国南部奥纳瑞文化相似。

       而小孤山人的制作工艺更先进一些,磨制工艺已经很成熟,他们正在推开通向新石器时代的大门。


投掷武器悄然登场

       从小孤山遗址出土的动物化石来看,从猛犸象到豺狼虎豹再到牛羊马鹿应有尽有。成功的狩猎为人们提供了丰富的蛋白质,促进了人类体质尤其是智力的快速发展。狩猎在很大程度上是要依赖群体协作,人们彼此需要配合和交流,所以狩猎对人类语言的产生和社会组织的形成,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人类的体力有限,要战胜比自己强大的野兽,就逼迫人类在改善工具和技术上下功夫。“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小孤山人为了填饱肚子早就告别了赤手空拳肉搏的阶段,他们已经能够制作使用各种远程杀器。投掷武器的使用既是为了对付那些跑得快的动物,也是为了在猎杀那些虎豹一类的猛兽时降低自己的伤亡。小孤山人当时已经使用标枪了,标枪头是由动物肢骨制作的,长7.63厘米。这在国内旧石器时代遗址中从未被发现过,但是在欧洲奥瑞纳文化中期出现过这种武器。

       标枪已经是复合型工具,尖锐的标枪头绑上木柄就能出去打仗了。周朝的时候,打仗两军先射箭,然后互相扔标枪,最后才是短兵相接。把标枪使用得出神入化的应该是蒙古铁骑了,制式标枪就有三种。就是到了清朝,标枪仍在军队中使用。

       小孤山遗址中还出土了占比重不小的石球,直径4厘米-8厘米,重量0.2公斤-0.5公斤。石球也是一种投掷武器,国博的资料介绍,除了用手直接投掷外,它还有两种使用方法。

       一是作为绊兽索:就是把一根长木杆的一端用绳系在石球上,另一端拴系一段绳索。用时把它向野兽猛甩过去,杆与球合在一起,形成巨大的冲力,打中野兽的要害,野兽自然倒下,即使未击中要害也可将兽足绊住。

       二是作为飞石索:用兽皮或植物纤维做一个兜,兜的两头拴两根绳子,兜里放石球,使用时同时甩起两根绳子,使石球抡起来,而后松开一根绳索,将兜中的石球飞出,有效射程可达50米-60米。

       有了投掷武器,天上飞的地上跑的都上了人类的烧烤桌。水里游的自然也不能放过,于是,小孤山人又发明了鱼叉。

 

仙人洞骨鱼鳔和骨针



烤鱼已被端上餐桌

       鱼叉一直被认为是新石器时代才出现的,不过小孤山人明显先行了一步。出土的鱼叉是我国旧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唯一一件完整的捕鱼工具。而这种鱼叉是距今1.7万-1.15万年欧洲马格德林文化中极富特色的渔猎工具。

       虽然各种研究者都将它称为鱼叉,但是就形状而言,似乎叫鱼镖更准确一些。因为它不是我们常见的叉子的样子,更像是扁长的餐刀。这柄鱼镖是由鹿角制成的,鹿角坚硬而有韧度,是最理想的材料。

       鱼镖长18厘米,有锯、切、削、刮的痕迹,尖端两侧有两排倒钩,后部一侧有正钩,根部做了一定的修理如利刃,便于装柄和固定。经科研者模拟实验,这件骨鱼叉可以猎获半米以上的大鱼。

       骨鱼镖有两种,死柄和脱柄。死柄就是将鱼镖固定在木柄上。脱柄鱼镖是插在木柄中,镖与柄之间用一段绳索相连。

       小孤山人这柄鱼镖的尾部有一个与主干倒钩相反方向的钩叉,应该是为了拴绳子时防止绳子脱落而设计的。

       脱柄鱼镖叉中鱼后,如果遇到水的阻力比较大或者精神头比较足的鱼,带着倒钩的镖头与木柄会分离,猎物越挣扎,倒钩刺得越深,猎物越难以挣脱。捕鱼者只要拽住绳索,像钓鱼者溜大鱼一样将它溜到身边即可。世界上有许多民族都把鱼镖作为捕鱼工具,据说跟我们长得很像的北极地区因纽特人还用它猎取海豹、海象等海洋动物。

       鱼在水中游动迅速,利用鱼镖叉鱼,不仅等于加长了人的手臂,也极大增加了出击速度,捕鱼成功率自然提升很大。鱼类富有营养,对人类体质的发展尤其是对大脑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人类体质的发展反过来又促进了文明的发生发展。


小孤山人的针与线

       俗话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小孤山人在能够填饱肚子之后,也不再是赤身裸体的了。不过与礼义廉耻还没多大关系,穿上衣服是为了抵御寒冷。

       早在1933年,在对山顶洞人的遗址挖掘中就出土了一枚震惊世界的骨针。这枚骨针说明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已经掌握了缝制技术。这枚骨针长82毫米,直径约3毫米,比火柴棒略粗,针孔很清楚,是用尖利的器物挖出来的。遗憾的是,出土时针孔已损坏。

       而在半个世纪后,小孤山人遗址一下子出土了三枚骨针。一枚长约77毫米,一枚约为66毫米,还有一枚约为60毫米。其中两枚呈象牙白色,研究者认为是用大象的牙齿制成的。骨针是采用刮、磨和钻孔方法制作的,就是先刮制针身,然后两面钻出针眼,再磨出锐利的针尖和扁薄的尾部。

       骨针的使用一直延续到春秋战国时期,虽然那时候已经有了铜针。考古学家杨泓先生说:“用青铜铸造这样小的工具非常困难,所以普遍使用的还是骨针。只有铁制的针出现以后,骨针才丧失了它的垄断地位。”

       有针就得有线。据专家分析,山顶洞人使用的线,不会是植物纤维,很可能是鹿的韧带。从一种被称为辉鹿的鹿身上取下来的韧带,可长达半米以上,又细又白,犹如生丝,用这种韧带做线是很理想的。

       辽博的专家根据一些少数民族的生活习俗对小孤山人使用的线做了推断。新中国成立前仍处于狩猎采集阶段的鄂伦春人用鱼皮和野兽的筋做线。鱼皮线主要用胖头鱼鱼皮,将四角整齐的鱼皮切开,刮净鳞、肉,涂上鱼肝使其变得柔软湿润,折起来用小木板挑紧,然后用快刀将鱼皮切成细线,切好后再勒一勒使其变得更细些,以备穿针。

       筋线做法要比鱼皮线容易些。先将野兽背部和腿部的筋晒干,然后放在木板上用木槌捶打,将已干的肉除去,剩下丝状的纯筋即可成线。由此可以推测,小孤山人也可能像鄂伦春人那样以兽筋鱼皮之类的东西做线成衣。


给项链染色吸引异性

       爱美是人的天性,吃饱穿暖的小孤山人开始研究起装饰物来。装饰品的出现在深层意义上意味着人类在行为和思维上的进化有了重大飞跃。

       小孤山人开始在哺乳动物的犬齿上穿孔,已经发现的有貉、猫和鹿等的穿孔牙齿。类似的装饰品,山顶洞人遗址出土比较多,有125个。小孤山人先将兽牙齿根磨薄,然后再剃挖,两面对钻出孔,技术上比山顶洞人要先进。

       山顶洞人的穿孔牙齿中,有25个还残留着赤铁粉末着色的痕迹。这种染料,是山顶洞人将发现的一种红色石块即赤铁矿,用石器刮磨成粉末制成的。虽然小孤山人的穿孔牙齿上没有发现红色痕迹,但是在他们制作的穿孔蚌壳上却发现了残余的红色染料。

       小孤山人佩戴兽牙很可能是炫耀自己的威猛,而喜欢像贝壳一样的白色饰品并且还染了色,可能包含着取悦异性的目的,可以认为是审美意识的萌芽。

       装饰品是人类最早的交换品之一。山顶洞人遗址中发现的三件穿孔海蚶壳很可能是从二百公里外的渤海岸边交换来的。而赤铁矿的产地是在160公里外的宣化一带。可见,当时的人类并不像我们通过考古发现的这么稀少。

       决定性的证据链条缺失之下,人类起源仍然迷影重重,以假说为主。小孤山人的骨制品在类型与工艺上与欧洲旧石器时代晚期的马格德林文化的同类制品十分相似。而且虽然小孤山人的工艺先进,但出现的年代要比马格德林文化早一两万年。国内也一直习惯以山顶洞人为参照,但小孤山人的年代比山顶洞人早,一些器物的制造工艺比山顶洞人更先进。

       不管怎样,有了人类才有了历史,历史也会因人类一次次的发现而改变。从小孤山人制器的精良程度上看,他们已经一只脚踏入了新石器时代。若干年后,他们或者在这里,或者在漂泊的异乡,将诞生出真正的文明曙光。


 
辽宁省博物馆微信号
辽博社教微信公众平台
辽宁省博物馆著作权所有 建议最佳浏览状态1024X768以上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中心广场东北侧(浑南区智慧三街157号)电话:024-23205102-5100

版权所有:辽宁省博物馆  辽ICP备11007072号-1   

技术支持: 沈阳北控海达多媒体有限公司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