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博信息 > 辽博快讯

【国家宝藏】洛神赋图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是曹植著名的《七步诗》,七步成诗的典故是后人对曹植最广为流传的美谈。然而,世人却甚少关注曹植的恋爱故事,按野史记载,曹植七步成诗典故有其差异,最早见于唐代李善的《昭明文选注》。曹植,字子建,三国时期的魏国诗人,他是曹操与武宣卞皇后所生第三子。谈及曹植这位人物,从小文思敏捷,才气纵横,仁德兼备,更时常作诗歌以表胸中豪情壮志。


曹子建作《洛神赋》


       相传东汉末年群雄割据,曹操攻打邺城大败袁绍,甄宓成为曹军俘虏。甄宓长相美若天仙,三国时期曾有句俗语“江南大小乔,河北甄宓俏”,该句话比喻甄宓在当时被视为倾世佳人的情景,尤其曹氏父子皆为之倾倒。尔后,甄宓被俘进宫,由于年纪与曹植相当,朝夕相处,互动频繁,遂萌生情愫。

       建安25年,曹丕逼汉献帝退位,篡汉称帝,随即册封甄宓为后,并想藉机处死曹植。起初,曹丕对甄宓疼爱有加,而后却由爱生恨,曹丕嫉妒甄宓寄情曹植,于是怒火中烧,命曹植七步成诗,否则处死。甄宓纠葛其中,在曹氏兄弟二人之间受精神谴责,郁郁寡欢,其后,甄宓病逝。曹植思念过度,不言悲愤,于是对水悲吟《洛神赋》,文中道出了曹植南柯一梦的悲痛情景,在洛水河畔遇见洛神的场景,这位美若天仙的佳人就为曹植所爱甄宓。由于人神身分差距,最后仍被迫分开的情景,故事凄美绝伦,却也道出了恋人间不舍的浪漫情怀。



顾恺之作《洛神赋图》


       东晋画家顾恺之作《洛神赋图》,他借曹植《洛神赋》文学作品,以绘画方式重新诠释曹甄二人在洛水邂逅的爱情故事。他以线描、赋色的方式,细腻的描写出曹植对爱人的深刻情感,以及失去爱人无境的哀痛场面。顾恺之以经典的创作手法,使得这件《洛神赋图》流芳百世,并赢得后人喻“十大传世佳作”的美誉。



       顾恺之(348-405),字长康,晋陵无锡人,其善作诗词,精通书法,尤擅绘画,多才多艺,因此时人美赞其有三绝,即才绝、画绝、痴绝。顾恺之最擅长描绘人物画,特别以《洛神赋图》为经典传世作品之一。顾恺之《洛神赋图卷》的原件早已不存,现藏于辽宁省博物馆的宋代摹本纵27.1公分,横572.8公分,虽为宋代摹本,却极大程度的保有六朝遗韵。

       从画作描绘的故事来探索,前段首先描绘曹植在洛河畔与洛神邂逅的场景,洛神在水中飘飘而来,若隐若现;中段描绘曹植与洛神交换定情信物,两人却因自觉有前车之鉴而不妥,将信物收回的场景。两人互动的场面,曹植举袖掩面的神情,不忍离去,因此引来娥皇、女英、汉水女神翩翩起舞的场面;后段描绘洛神驾六龙云车离去的场景,身旁更有玉鸾、文鱼、鲸鲵等动物相伴,洛神回首望去曹植的神情,离情依依,十分不舍。


洛神: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六龙俨其齐首,载云车之容裔   

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当


曹子建:


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



冀灵体之复形,御轻舟而上溯



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曹植的《洛神赋》只有176行,属于小赋,但故事之感人,辞藻之华美,描述之生动,是我国古代最优秀的文学作品之一。

       赋文中名句不胜枚举,也都成为后世描写女性之美的不二之选,如最脍炙人口的“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轻快的飞舞像鸿雁惊起,体态轻盈,柔顺的仪表像蛟龙游动,行止婀娜。凭借着联想,洛神的形象优美而神秘。正因如此,这篇动情的《洛神赋》又激荡起艺术史上一串串的涟漪。

       正如赋中所言的“骨像应图”,东晋时期有“三绝”之称的画圣顾恺之首先将《洛神赋》引入了丹青世界,他必是动情于故事的凄美,才在那么多名篇中独独钟情这首。

       顾恺之按文字精心构思图像,可能怕后人无法根据图像理解故事的内容和情节,又依情节完整而错落的抄写上赋文,图像和文字产生了活泼互动的效果,使赋文与画面交融如一,完美的融合使观者产生深深的带入感,子建与洛神的形象和神态得以千古流传。

(部分文字转自网络)


 
辽宁省博物馆微信号
辽博社教微信公众平台
辽宁省博物馆著作权所有 建议最佳浏览状态1024X768以上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中心广场东北侧(浑南区智慧三街157号)电话:024-23205102-5100

版权所有:辽宁省博物馆  辽ICP备11007072号-1   

技术支持: 沈阳海新智造科技有限公司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