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博信息 > 辽博快讯

【古代辽宁】金柄青铜短剑 ·王陵的发现和珍宝


       辽宁建昌东大杖子战国墓地位于建昌县碱厂乡东大杖子村,占地面积10万余平方米,该墓葬群建于公元前三世纪至公元前五世纪之间,墓地墓葬保存完好,其等级之高、规模之大,在中国东北部乃至整个东北亚地区十分罕见。被评为“2011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墓地出土各类文物近千件,不仅有大量燕式仿铜陶礼器,还出土具有北方特色的金柄套曲刃青铜短剑,对研究公元前三至五世纪前后东北乃至北方地区有关民族的活动、燕文化、燕秦汉统辖东北地区的历史背景等,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此外,从墓葬的棺椁来看,属于中原地区礼制的一部分,一同出土的还有成套的中原礼器,说明这是一处中原墓葬风俗与当地古民族埋葬特点相结合的墓群,对研究战国时本地民族融合进程有着极大的历史价值。



一起盗墓案牵出的战国古墓群



       古人视死如生,古墓成为研究古代社会的重要文化遗存。历代盗墓现象的猖獗与中国传统的厚葬习俗密不可分。在阶级社会中,厚葬蔚然成风。厚葬习俗最早可追溯到夏商时期,于秦汉时期达到全盛。比如汉代制度规定,天子即位一年,就以天下贡赋的三分之一“充山陵”,修建帝王坟墓。


建昌东大杖子出土的曲刃青铜短剑


       即使史称“简约”、在遗诏中明令不许厚葬的汉文帝,其霸陵在晋代被盗时,也“多获珍宝”。厚葬习俗根源于中国传统的礼制观念,与古人相信灵魂不灭的迷信思想有直接关系。中国古人讲尊君、讲孝道,又很要面子,厚葬就可满足这种种心态。《吕氏春秋·节丧》记载,当时人们往往用一些能显示身份、地位的专用品及大量的生活资料随葬,其后人也以此为荣。


       盗墓的历史由来已久,根据考古学家的研究发现,秦始皇陵曾经遭盗墓贼挖掘及破坏,兵马俑手上的武器大多都被拿走,陵墓亦有给放火焚烧的迹象。有说是项羽所为,他推倒秦俑士兵,令其身首异处。


       古代干盗墓勾当的人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官盗,像汉末的董卓、曹操,五代的温韬,民国时的孙殿英等,都很有名,他们往往动用大批士兵,明火执仗地大干;还有一种是民盗,分布各地,人数众多,都是偷偷摸摸地进行,挖开墓室、棺椁,从中取出随葬的财物珍宝,大发横财。


       民盗多集中在古墓葬较多的地方,如河南洛阳地区、陕西关中、湖南长沙周边一带等地。这些专职盗墓者在新中国成立前一般是两个人合伙,一人单干的很少,原因很简单,一个人顾不过来,而两个人可以分工合作:开始时一个人挖洞,另一个人清土,同时望风;以后一个挖进墓室,另一个人在上面接取坑土和随葬品。这两人多有血缘亲戚关系。


       据说,盗墓贼善于伪装掩人耳目,并有对付墓内防盗机关的一套办法。他们在确定盗掘目标后,如果小墓不需费多大功夫,用几个晚上挖开,速战速决,取出随葬品走人。如是大中型墓葬,或是以开荒种地为名,在墓葬周围种上玉米、高粱等高秆作物,以青纱帐掩盖其一两个月的盗掘活动;或是在墓边盖间房子掩人耳目,然后从屋内挖地道通向墓室,从外面看不出什么问题,而墓内早被洗劫一空了。


       但是,盗墓影响了历史学家及考古学家的研究工作,因为盗墓人往往先于专家开掘墓穴,其目的通常只是为了墓穴内的高价值的精美陪葬品,在盗墓过程中极有可能故意或无意地破坏了墓穴的完整。


       而考古与盗墓不同,考古专家在发掘古墓时,并不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随意发掘,而是通过对古墓进行科学的清理、记录、绘图后,再进行分析、比较,最大限度地获取古墓所反馈出来的信息,供日后的研究使用,以此来补充或丰厚历史。


       东大杖子是距离建昌县城30公里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这里西侧紧邻河北省青龙县,北邻朝阳的凌源市,全村约有400户人家,村民们以务农或者外出打工为生。就是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却埋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村庄地下是距今2200多年的战国古墓群。


       截至2014年3月,东大杖子已发现墓葬137座,发掘47座,很多由于在民居地面下未能勘探,推测墓葬总数超过200座。墓地年代上限为战国早中期,下限为战国晚期。同时,在墓区西北部的北山遗址内有窑址、灰坑、灰沟、灶址等遗迹,墓区东部500米处的杜梨树遗址为战国至西汉时期的窑场。


       东大杖子战国古墓群的发现,颇有些传奇色彩。这一考古发现缘于当地警方与文物部门合作破获的一起盗掘古墓、走私文物案件,两件被追回的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壶,揭开了战国古墓群的面纱。



考古专家假冒文物贩子寻回战国青铜壶



       1999年8月27日,葫芦岛警方接到报警,喇嘛洞镇来了一帮南方人,白天蹲在饭店,晚上就去盗墓……接到报警后,民警装扮成古董贩子摸底调查,获悉东大杖子村郭某家挖出不少值钱的东西。于是侦查员和葫芦岛市博物馆专家装扮成文物贩子来到郭家。


       据说郭某有非常强的侦查和反侦查能力。在双方交涉的过程中,有一个细节险些暴露专家身份。原来考古专家装扮的文物贩子,拿出了自己平时喜欢抽的本地产的便宜香烟点上,而且他抽烟有个习惯,就是把烟抽出来要在烟盒上弹两下再抽。没想到郭某很狡猾,故意想看他抽的是什么烟,就说老板抽什么烟,也让我尝一支呗。眼看就要露出马脚的时候,假扮司机的警察灵机一动,拿出自己烟扔给郭某,说,我老板就好那口,你抽不惯,来我这个。郭某一看是“中华”,连马仔都抽这样的烟,顿时打消了郭某的顾虑。


       青铜壶开价85万。警方提出看货,但郭某说,只能一个人到他家看。扮成老板的专家被换上村民的服装,随郭某到家看货。郭某指着自己的二儿子说,他是卖主,东西在他那儿。“卖主”从一个编织袋里取出一个带盖的青铜壶放在炕上。这壶高约40多厘米,肚大口小,胎薄纹美,上面有盖,盖上又有四条小龙,做工极为精美。专家初步断定这是春秋时期的器物,绝对是珍品。


       郭某说,当时锈迹斑斑,就用洗衣粉水浸泡,然后用刷子刷。专家一听,当时心疼不已。看货后,双方约定三天后来交钱、取货。


       有趣的是,双方约定好交易时间,谁知,郭某托中间人说,交易时间临时改变,因为他算了一卦,阴历九月不能交易,否则有难。


       面对突发事情,警方决定不能等,逼他交易,见机抓人。最终警方将郭某及其同伙制服。那对精美的青铜壶也被搜出来了。经辽宁省文物局专家认定,葫芦岛警方追回的文物为春秋战国时期的青铜蟠螭纹盖壶,属于国家一级文物,堪称国宝。


       原来,1996年前后东大杖子村民就因挖地窖等挖出过精美的文物,被文物贩子贩卖到东南亚等地,引起极大的轰动。因此,不少文物贩子都把目光聚焦到了东大杖子村。根据郭某交代,随后,葫芦岛警方远赴北京、唐山等地,将总共20多名文物贩子抓捕归案。东大杖子村的墓葬群也由此进入人们的视野。



古墓内“五牲俱全”墓主身份尊贵



       1999年发现该墓地群后,文物部门即进行了第一次考古勘探和试掘。此后,因居民打井、挖窖、翻盖房屋及盗墓举报等,曾分别于2001年、2002年、2003年、2005年又进行了多次抢救性发掘,共清理墓葬43座。出土了精美的燕文化铜礼器、铜车马器、铜兵器等,特别是出土的配以金柄套的曲刃青铜短剑以及异形铜戈,引起考古界的极大关注。


       2010年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制定了东大杖子墓葬及遗址考古工作五年规划。2011年秋季,考古部门对一座大型墓葬进行了发掘,并获得了惊人的发现。


       大墓内棺开启,棺内尸骨腐朽无存。墓主人只有几颗牙齿残存。令人惊讶的是,墓中放置了大量的动物头骨,包括五头牛、两匹马、猪羊狗等在内的大量家畜头骨,总计74个,可谓“五牲俱全”。在此之前,“五牲俱全”的陪葬规格在北方地区从未发现。


       中国古代社会是等级森严的专制社会,因此,即便殉葬以动物取代人,下葬的家畜也是很有讲究的。只有“王”一类的人物,后辈子孙祭祀他时才可杀牛配享太庙,这叫“太牢”;大臣级别的人祭祀只配用“羊”,称之为“少牢”。若祭祀时牛羊不分,便是僭越、是大不敬,是杀头甚至灭门的死罪。建昌东大杖子墓里居然发现五头牛的头骨,在古代,这样的祭祀规模,只有王侯级人物才享用得起,可见墓主身份之尊贵。


       有专家推测,这也可能是汉化的少数民族首领的祭祀习俗,这座大墓既有典型的燕文化特色,同时又保留了塞外民族的墓葬特点,胡汉墓葬风俗兼杂。


       此外,在墓主人身上发现的青铜环首刀是其随身佩戴的兵器,器形如匕首,是墓主人生前的近身防御之物,也是其身份的象征。


       东大杖子大墓出土的两个带钩形体较大,说明墓主人的身份显贵,地位非比寻常。与环首刀、带钩相比,东大杖子战国大墓中所出土的玛瑙环是一件名贵的器物,属玛瑙器中的珍品。



黄金剑柄的青铜短剑世上罕见


       东大杖子墓还出土了一把饰金青铜短剑,这也是东北地区考古的一次重大发现。该墓地出土青铜短剑10余把,只有这把剑柄是黄金的。这把剑分成三部分:剑身、剑柄和后面的加重器。著名考古专家郭大顺介绍,这把金柄青铜短剑距今约2500年,最独特的地方在于,剑身和剑柄是分开的且有金护柄。一般而言,剑柄剑身都是一种材质的,但是这把剑的剑身是青铜铸造、剑柄却是金的。或许这把剑并非一般的武器。在中国东北地区乃至韩国、日本,目前出土的曲刃青铜短剑有1200多把,而世上仅存的两把黄金护柄曲刃青铜短剑都在辽宁。


       如1953年秋,在辽宁海城县大屯的古墓群中,发现了一柄形式奇异的青铜短剑。这种剑剑身很短,圆脊起棱,两叶刃部中间凹曲,剑柄部装有一个较重金属矿石制成的细腰形枕状物。


       1955年冬,在辽阳亮甲山出土的一座单人葬土坑墓中发现一柄这种式样的短剑。1956年,葫芦岛市寺儿堡一处断崖里,也发现这种形式的短剑。它是一种剑柄与剑身连铸一起的匕首式短剑。日本学者把这种短剑称为“辽宁式铜剑”,中国学者则称之为“双侧曲刃短剑”、“丁字形青铜短剑”或“短茎式曲刃短剑”。


       辽宁式青铜剑大致有几个特点:剑身均有柱状突脊;刃部有不同程度弧曲;和剑身非连铸的丁字形剑柄;有石质剑把头(加重器)。青铜曲刃剑的使用年代大致可确定在西周晚期至战国中后期。


       就辽宁而言,青铜时代指夏至战国时期,其中青铜剑被发现的非常多,比如沈阳郑家洼子遗址等。进入西周以后,辽东居民生前使用独特的东北系铜剑,死后葬于规模宏大的石构墓葬中,并以此为主要特征,形成了“辽东文化圈”,其影响可远及朝鲜半岛及日本。辽阳新城子、建昌东大杖子等墓地的发现表明,战国晚期几乎整个辽宁都已属于燕的势力范围。


 
辽宁省博物馆微信号
辽博社教微信公众平台
辽宁省博物馆著作权所有 建议最佳浏览状态1024X768以上 
地址:沈阳市浑南区中心广场东北侧(浑南区智慧三街157号)电话:024-23205102-5100

版权所有:辽宁省博物馆  辽ICP备11007072号-1   

技术支持: 沈阳海新智造科技有限公司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网站